宏观的说书人,塔伦蒂诺的

所以我们该说回《八恶人》这部电影了。我写影评有一个准则,就是不能剧透。怎么做到不剧透?那就是少讲这部电影。不讲这部电影怎么写影评?看看上面那几百字,不也好看的很吗,不也跟《八恶人》相关吗,不也“管他妈的其他的”吗?但多少还得说一下,不然按高考作文来说,这算跑题,前面写的都零分。

图片 1

虽然说昆汀是这么完美的电影人,其实完美却不等于伟大。伟大的导演往往不能好好地讲一个故事。这不能怪导演,因为这几千年来,好的故事已经被人类说尽了,单单一个莎士比亚,就把剧情上的可能挖掘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群庸才反复套用(没错,我说的就是《雷雨》和《满城尽带黄金甲》)。

其实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出现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如果相较于其他的艺术便不难理解。比如一开始绘画讲究写实,突然出现了一些人喜欢画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看不懂,后来我们知道了有一种画叫抽象派。你可能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就像3、4岁孩子画出来的东西可以卖几个亿。但它依然是艺术,不会因为你的不理解就变成垃圾。类似的情况像文学作品里的《金瓶梅》也差不多。

有多欢迎?我在纽约Lincoln
Center的AMC电影院看的,荧幕出现昆汀的名字时,全场掌声雷动,跟文革时村民看样板戏一样,就差拉条长板凳磕点瓜子了。

黑老大 Marcellus 转过头来看见 Butch
坐在车中的镜头,是从希区柯克的经典作品《惊魂记》中搬来的。

所以昆汀又琢磨出来了些什么。既然观众不认可旧有的电影公式,又没有天才导演创造出新的公式(也受制于电影技术),那么我能不能把旧有的电影公式改一改,单车变摩托?

既然说这部电影最能代表昆汀。那昆汀有什么特点呢?

《八恶人》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它就是“管他妈的”的典范。什么属于“管他妈的”这一范畴呢?女权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其他影评家傻乎乎往每部电影上贴的标签,昆汀才不管这些。在《八恶人》里,他让女主角被当作牲畜一样虐待,让黑人被赤裸裸地称作“吃香蕉的猴子”,让墨西哥人和英国人的虚伪暴露无疑。如果让昆汀来拍中国人,我觉得喜欢他的中国影迷要少8成,因为他会在电影里说“我怀疑中国人的眼睛太小看不见自己更小的鸡巴”,类似的话。

二.电影知识百科

作家王小波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所谓文学,就是把文章写好看了,其他管他妈的。”但讽刺的是,很多中国人却无法欣赏他近乎啰嗦的复杂文体。幸好在美国,同样对除了好看之外其他事情not
giving a fuck(翻译过来就是管他妈的)的昆汀,深受美国观众欢迎。

在成为导演之前,昆汀就是最狂热的电影观众。所以他也是最明白观众喜欢的是什么。出人意料的情节,震撼感官的暴力都是昆汀不断吸引观众注意力的法宝。其中在昆汀之后作品里发扬光大的昆汀式暴力更是成为他电影最显著的特点。和其他电影里的暴力有所不同的是,那些普通的暴力叫做“blood”,我更愿意把昆汀的暴力称作“red”。这种不可预料和“red”完美的结合在影片那场文森特在车子里误杀间谍的戏体现的淋漓尽致,一场看起来十分血腥的场景在却让人忍俊不禁,这就是属于昆汀的魔力。所以说对于有些观众一个“爽”字就足以代表所有的感受。

昆汀也是利用公式方面的大拿。你可能会好奇,讲故事有什么公式?当数学家想要解决一个问题时,他们第一反应会是套用公式,但伟大的数学家往往会发现,现有的公式无法解决新产生的问题,于是他也许会发现一个新的公式。电影人也是一样,当他们发现一个好的剧本,往往会试图找一个类型片的公式来套,既省钱又省力。但有一些好的剧本,找遍好莱坞宝莱坞桃花坞都找不到合适的公式。这时,导演就得思考新的叙事手法。

段经典舞蹈中 Vincent 有个动作源自叫作「Batusi」的摇摆舞。该舞蹈源自于
1966 版《蝙蝠侠》,由「Batman」 +「 Watusi」(60
年代一种舞蹈类型)两词叠合而来。

昆汀也承载着这种骂名。他对电影的改变,在很多人看来是玩世不恭,讨好观众,毫无底线,且凑巧赶上了消费时代人们观念的改变。但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狗屁。

图片 2

说到讲故事,我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非常好的故事人。虽然我每天被编辑敲打炼字,但总的来说我还是过于啰嗦。如果让我说书,就说《三国演义》吧,恐怕我讲个三天三夜,还在琢磨云雨间这貂蝉如何不被董卓压死。那昆汀怎么讲故事呢?还是拿三国来说,如果是昆汀来说这“三英战吕布”,他会这么说:

图片 3

很幸运,他成功了。人们喜欢成吨的血浆,人们喜欢看那几张老脸,人们喜欢看电影被分成不同的部分。成功的人有资格回首分析自己当时的天才举动,而失败的人往往会私底下抱怨那只是凑巧。就像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毕加索的画还是可以用一句“看不懂”来敷衍,他们不会真的去思考,为什么这么画。他们只会觉得,哦,那个毕加索,就是赶上了什么艺术的革命呗,搞个特殊化。

昆汀影片里的人物说话有时候就事论事、推动剧情,有时候天马行空,完全和剧情无关。影片开头两个杀手在车里的对话就很经典。两个人在路上谈到了阿姆斯特丹的毒品控制法令,不同国家汉堡叫法的差别以及足底按摩和性暗示的关系。这些对话绝不仅仅只是为了调节气氛,而是昆汀自己独特的讲故事方式。无论是毒品,汉堡,还是足底按摩随着故事的发展总是可以找到对应。这种方式的熟练运用其实代表了昆汀出色的驾驭故事的能力,即使影片的剧情反复切换,但前后的剧情以及伏笔都能一一对应,从而让那所谓的“环形结构”可以完美的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但昆汀反正不在乎。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故事是不是完美的,也不在乎他讲的完不完美。他是个聪明人,就像在宣传《八恶人》时,他用的标语是
“昆汀的第八部电影”。有谁的影子?乔布斯呀。将一个产品化为自己的一部分,哪怕产品不会是完美的,只要符号是完美的,平庸的凡人们就会买账。昆汀·塔伦蒂诺,这个完美的说书人。

电影的叙事结构是最常被提到的特点。电影讲述了几个不同的故事,每段配上一个小故事的标题,其实在电影默片时代是被广泛采用的,只是在今天昆汀·塔伦蒂诺把这些看似每一个独立的小故事,连在一起就成为了一个环环相扣的整体,从而完美的形成了一部电影。这种独特的叙事手法并非《低俗小说》第一个使用,但应该是第一个很成功的电影,所以对之后电影的发展有一定的借鉴和影响,其中诺兰的《记忆碎片》算是一个例子了。然而看到很多人在分析《低俗小说》的时候把每个故事都总结出来并按照正确顺序排列我觉得是没什么必要的。因为我们需要明白《低俗小说》本身讲的就是低俗的故事。昆汀并没有试图像那些传统电影一样通过一个有意义的故事告诉你一些人生哲理。而且电影的故事内容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如果是类似《记忆碎片》那样的悬疑破案的电影,捋顺故事似乎有些必要。当然两者共同的特点的原本的故事如果按正常顺序就过于普通了,所以这更像是导演把一个无聊普通故事拍的精彩的把戏,毕竟知道原理的魔术就没什么观赏意义了。

《八恶人》里最后一幕,他们(为了不剧透,就他们吧)躺在床上,流着看起来几千公升的血浆,朗读起那封信。最后躺着的,是这两个人,并不那么正义,也不那么正常。但他们太美好了,因为在美国现在的社会里,让这两种人躺在一起,难度相当于现在让国安球迷和恒大球迷共处一床。而昆汀就这么把这个概念用故事来说圆了,让观众价值观在前120分钟崩塌,最后60分钟再重新扶正。这是他电影公式的最后一列。

。。。。。。

“只见那吕布锵锵锵,抵住了张翼德的丈八蛇矛,又一翻身,将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掀翻了去。却一回头,‘哇’的一下,被刘玄德的对剑砍中了小鸡鸡,裆下一阵空荡荡,却强忍住男人之痛,继续鏖战三百回合。”

如果你问昆汀最想拿什么奖,既不是奥斯卡最佳影片,也不是奥斯卡最佳导演,而是奥斯卡最佳编剧。作为编剧出身的昆汀在他的电影里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话唠,简洁而密集的对话是昆汀所有电影的特点。

然而,这世界上还有最最珍稀的一种电影人,他们既能将画面和对白完美结合,又能够讲好商业化的故事,还能够正视自己的天才,并且将正统的历史地位看得一文不值。这种电影人,简化而言,是将自己所有的天才,用在了取悦观众上。

让昆汀能够进入电影行业的是靠他的编剧能力。1991年,他凭出售《致命浪漫》剧本所得的5万美元,1992年决定拍摄自己的第三个剧本《落水狗》,
电影在圣丹斯电影节参展后,立马受到了评论界和cult片迷的热烈追捧。大受鼓舞的昆汀似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于是几乎把自己全部的才能都用在了下一部电影《低俗小说》身上,结果《低俗小说》大获全胜,夺得戛纳影展金棕榈奖,次年获奥斯卡最佳原著剧本奖,奠定了他的好莱坞地位。或许是《低俗小说》真的是用尽了昆汀的才能,以至于之后的几部作品都不断在走下坡路。直到后来因为受到香港功夫片的影响拍出了《杀死比尔》才东山再起。所以让《低俗小说》如此特别的理由只有一个——它能够全方面代表昆汀·塔伦蒂诺。

昆汀·塔伦蒂诺就是这最最珍稀的电影人之一。他的新片《八恶人》上映了,70mm胶片版,凌晨的纽约座无虚席。

图片 4

大抵如此。很多人觉得这跟周星驰一样了,不是无厘头吗?但剧本实际上还是一样,三英战吕布,只不过战的方式有了不同。同样是演义,昆汀要说起书来,能把中国的三国也说出美国的西部感。这就是他独有的公式,这也是他备受观众喜欢的地方。二十一世纪了,没有人再希望看到虚伪的电影手法。这也是为什么好莱坞越来越亲睐架空世界观的电影剧本,例如《阿凡达》、漫威等等。当观众认可这部电影本来就是假的时候,导游也就放心了,那意味着所有的电影手法都可以使用。但讲述真实的故事时,观众会变得异常的挑剔,连主角的衣领扣子是不是那个年代的都能在网上扒出来。试问哪个导演还想扎根于现实?更别说电影里出现苹果手机还可能打官司,这也是为什么都2015年了电影里穿Givenchy的人还用着超市卖的一次性手机。

在近几十年的的历史里,1994年为我们奉献了诸多经典电影,甚至有人开玩笑说:这一年一定是上帝想看电影了。同样是那年的电影《低俗小说》可以说是这些经典里的招牌之一了。然而和那些传统的经典电影所不同的是《低俗小说》一直都饱受争议。基本上只要你喜欢电影就很难不听说这部电影,它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标志,一种品位。但凡说自己爱看电影的,没有不看它的,但凡搞文艺的,没有不对它评说两句的。而这些评论也严重两极化,神作和垃圾是比较常见的词汇。

昆汀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有着自己独有的电影公式。有人又会说,你这把昆汀吹的太高了。注意,昆汀并没有创造新的公式,但他确实是电影公式的集大成者。单说大量运用血浆这一特点,将暴力美学公式运用的淋漓尽致的导演数不胜数,吴宇森乃至北野武都是用血的大师。昆汀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为什么毕加索随便一副画可以卖出你无法想象的高价,而普通画家类似鬼画符可能一文不值。因为他是毕加索,而《低俗小说》可以成为经典的原因在于他是昆汀·塔伦蒂诺的作品。如果你想真正知道为什么《低俗小说》是一部经典而不只是想装个13,那么了解昆汀是非常有必要的。其实昆汀的每一部作品都处处充满了昆汀的性格,流着昆汀的血液,以至于如果你不了解昆汀就很难理解为什么他的作品这么独特,你不认可昆汀就很难认可他的作品。当然有一类人不算在内,就是看完昆汀作品后他的影评只需要写一个字——“爽”的人。因为昆汀的电影本来就是拍给你们看的,自然符合你们的口味。

相关文章